Nuffnang

Charles Santiago

Posted by Unknown | Posted on 11:54 PTG

Charles Santiago


Rahman Dahlan Should Learn From The Edge

Posted: 21 Jul 2015 11:46 PM PDT

22nd July 2015.

We have heard about journalist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who have died covering the war, who were brave enough to tread into dangerous areas, who were courageous to break stories to unravel the truth.

It’s heartening to see such brave journalism amongst our very own Malaysian journalists.

Kudos to The Edge team, which persevered to expose the truth to the Malaysian public.

Kudos, The Edge

This is brave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And they have pushed the boundaries, given Malaysia’s track record for clamping down on the media, to report without fear or favour.

Their team of reporters had pieced together evidence to show how close to seven billion ringgit was swindled from the Malaysian public through financial transactions between 1MDB and 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In a press release, The Edge publisher and group CEO Ho Kay Tat said it was their duty to pursue this story. And that they have no political motivations or conspiracy other than to carry out their responsibility as journalists.

It would be great if newly minted BN strategic director, Abdul Rahman Dahlan, could do his duty as well without resorting to insults and verbose empty accusations.

He should go after the corrupt executives in 1MDB and powerful politicians who were in cahoots with them as opposed to shooting the messenger.

If this is not enough, The Edge faces possible action from the Home Ministry for being a responsible media organisation.

Looking at generic statements, crafted to carefully avoid incriminating details, from politicians and their cronies plus the top cop, Khalid Abu Bakar’s statement about investigating Sarawak Report for its intention to topple a democratically elected government, one can only conclude that these people are only interested in protecting Prime Minister Najib Razak, who is caught right in the middle of this financial scandal.

They certainly aren’t after the truth and this makes the risks taken by The Edge even more crucial, as they have done so in the interest of the nation.

To the The Edge team, once again, thank you.

 

Charles Santiago

Member of Parliament Klang.

Chong Chieng Jen's Blog

Posted by Unknown | Posted on 3:15 PG

Chong Chieng Jen's Blog


本土政党论,是国阵诡计

Posted: 21 Jul 2015 04:40 AM PDT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声明,"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这砂州人民的政治醒觉运动,是超越政党政治的人民运动,不应该被有心人士骑劫为砂国阵做政治宣传。

张健仁是针对一小撮穿着S4S衣服的人士,高举"西马政党出去"的标语,而做出如是回应。

火箭是全国政党

"第一,砂州根本就没有什么'西马政党'。行动党是'全国政党',在砂州的行动党,党员和领导,都是砂州人。 砂州行动党全体州委也都是道道地地的砂拉越人,也是马来西亚人。 同样的,我们全砂拉越的人民,全都是砂拉越人,也同时都是马来西亚人。"

张氏也指出,国阵也是属于全国政党组织。 更甚的是,砂行动党在关系到砂州事项的决策上,有自主权,但砂国阵在重大决策上却仍是被联邦国阵牵着鼻子走。

也是行动党砂州主席的张健仁质疑,提出'西马政党出去'的言论者,是砂国阵混在'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群中的破坏分子,企图利用区域仇恨的情绪,帮助砂国阵捞选票。

张健仁说,"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是一个民间社会的政治醒觉运动。 它是一个超越政党政治的社会运动。 不应该被这些心怀不轨的人士,脏污了整个社会运动。

促人联联民勿骑劫人民运动

张氏也怀疑,那些高喊'西马政党出去'的S4S成员,是人联党和联民党所混入的成员。 这口号是人联党80和90年代惯喊的口号,而联民党(源自人联党)也是一部分S4S人士背后的金主,其中包括房保德,更公开承认接受联民党的现金资助。

"这些人士,假借砂州人民爱护砂州的情怀,但真正议程却是在替国阵宣传,攻击在野党。 这种行为是在骑劫人民运动,也将破坏整个人民运动。 这是为了个人议程,破坏整个人民的运动。 同时,也破坏了全马人民都期待的改朝换代、告别腐败的进程。"

张氏说,不管是全国政党在砂州党员,还是砂州本土政党的党员,大家都是砂拉越人。 如果真正为了砂拉越的利益,都不应该有这种区分。 因此,这种欲挑起东西马政党情绪的人士,根本就不是真心要以砂拉越的利益为出发点。

我敦促人联党和联民党,不要为了自己党的议程,破坏砂州人民运动。

没有火箭,砂国阵将一党独大

"试想想,没有全国政党或火箭,砂州就完全没有在野党,砂国阵也将再次的在砂州一党独大。 砂州的政治又再回到20世纪的情况,任由砂国阵为所欲为,剥削砂州人民。"

张氏说,任何民主制度,对人民最有保障的就是两线制,政党轮替的局面。 相比过去80及90年代国阵一党独大和现在在野党逐渐壮大的情况,现今政府也比较会听取民意。 甚至国阵强人泰益在后期,也因为在野党的壮大而必须俯顺民意,最终也需降低地契更新费。

张氏强调,任何政权,在一党独大的极权下,就会衍生极度的贪污。 这是不变的定律,砂州过去国阵一党独大所衍生的极度贪腐就是榜样。

砂人讨厌的是巫统的政策

张氏指出,砂州人民拒绝的是巫统的种族主义政策。 同时,砂州人民也对巫统国阵不断玩弄宗教课题、歧视砂州权利、贪污滥权腐败而感到极致反感。 砂州人民讨厌巫统的原因,不是因为巫统源于西马,而是它所实行的政策。

他说,目前,巫统的政策,透过砂国阵政府,已逐渐渗透砂州社会。

张健仁指出,从马来西亚建国至今51年,砂拉越都是由"本土政党"执政砂州,从来都没有被所谓的西马政党或全国政党执政过砂州。 但是,这51年来,砂州自主权渐渐的被侵蚀。 这都是因为这些"本土政党",屈服在巫统的淫威下所允许之下而形成的局面。

张氏举例:
砂州石油天然气开采税5%,是砂州本土政党同意的情况下签署的。
教育由联邦全权处理和策划,也是砂州本土政党所同意的。
砂州的英语教育制度,也是经砂州本土政党同意后才取消的
每年联邦拨款不均、对砂州不公平,这也是砂州政党和其联邦政府伙伴所同意下在国会通过。

"种种对砂州不公平的政策,都是经由砂州政府所同意的情况之下,才能够在砂州实行。 若说联邦国阵政府是剥削砂州的主谋,砂州国阵的'本土政党'则是剥削砂州的帮凶。"

本土政党垄断砂州资源

张氏表示,砂州天然资源丰厚,除了石油,其他天然资源的管理,皆由砂州州政府管理和支配。

他说,石油和天然气的分配,基本上是生产成本60%,砂州得到5%的开采税,而联邦政府则透过5%开采税、公司税、股息等,总共得到约35%。

"这也是为什么行动党提出20%开采税,既是,砂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平分,扣除生产成本后,砂州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 若考虑到联邦部门如国防、警察、医药、教育等都由联邦政府支付,这五五平分的方程式是合理的。"

"除了石油和天然气之外,砂州其他的资源如,森林、伐木、土地、煤炭、等,这些都是纯粹在州政府的权限之下。 但是,这些资源却只是由一小撮朋党所控制,普通砂州子民都没分到。"

张健仁指出,就以伐木执照而言,砂州6大伐木公司所拥有的伐木执照总面积是920万英亩地。 他们这6大的木材出口收入,占据了砂州每年80亿令吉木材出口收入的75%。 这也是砂州国阵官商挂钩的后果。

他说,砂州的政府地,也几乎给几个家族和朋党垄断,大部分普通小市民根本就没有分享到砂州丰厚天然资源的优惠。

奉劝人联和联民莫破坏人民运动

张氏强调,砂州这些天然资源的垄断,都是所谓砂州'本土政党'的所作所为。 砂州城市的人民早在2006年就已看清这真相。 因此,自2006年开始,人联党和联民党的这套'本土政党'论述,已开始逐渐失效。

"人联党和联民党知道,他们的这种论调若再由他们口中讲出来,绝大部分的砂州人民都不会买账。 所以他们渗透S4S组织,利用砂人爱护砂州的情绪,企图煽动仇恨西马人的情绪。"

他说,人联和联民也企图将砂州人民讨厌巫统的情绪,转为讨厌西马人和火箭。

他奉劝人联和联民,"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是一个正面的人民运动,不要因为它们两党的政治议程,将一个正面的人们运动,变成一个仇外的负面情绪的运动。 这种强烈仇外心里,就是导致人联党里面有古晋帮、诗巫帮、美里帮,又有什么福州帮、诏安帮的产生,最终导致一个党,四分五裂的局面。

张健仁相信砂州人民的智慧,不会如此轻易的掉进这种低级的政治伎俩。

"因此,行动党于明天参与722集会,是以砂拉越人也是以行动党的双重身份,支持这项砂州人民政治醒觉运动。 我们纯粹以爱护砂州的情怀支持这项运动。"

"我们支持的是整个'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政治醒觉运动,而不是那些心怀不轨的政治伎俩。 我也相信大部分的砂拉越人民也认同我们的立场。"

YB BN

YB PAS

YB PKR

YB D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