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Chong Chieng Jen's Blog

Posted by Admin Direktori Blog | Posted on 3:15 PG

Chong Chieng Jen's Blog


本土政党论,是国阵诡计

Posted: 21 Jul 2015 04:40 AM PDT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声明,"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这砂州人民的政治醒觉运动,是超越政党政治的人民运动,不应该被有心人士骑劫为砂国阵做政治宣传。

张健仁是针对一小撮穿着S4S衣服的人士,高举"西马政党出去"的标语,而做出如是回应。

火箭是全国政党

"第一,砂州根本就没有什么'西马政党'。行动党是'全国政党',在砂州的行动党,党员和领导,都是砂州人。 砂州行动党全体州委也都是道道地地的砂拉越人,也是马来西亚人。 同样的,我们全砂拉越的人民,全都是砂拉越人,也同时都是马来西亚人。"

张氏也指出,国阵也是属于全国政党组织。 更甚的是,砂行动党在关系到砂州事项的决策上,有自主权,但砂国阵在重大决策上却仍是被联邦国阵牵着鼻子走。

也是行动党砂州主席的张健仁质疑,提出'西马政党出去'的言论者,是砂国阵混在'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群中的破坏分子,企图利用区域仇恨的情绪,帮助砂国阵捞选票。

张健仁说,"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是一个民间社会的政治醒觉运动。 它是一个超越政党政治的社会运动。 不应该被这些心怀不轨的人士,脏污了整个社会运动。

促人联联民勿骑劫人民运动

张氏也怀疑,那些高喊'西马政党出去'的S4S成员,是人联党和联民党所混入的成员。 这口号是人联党80和90年代惯喊的口号,而联民党(源自人联党)也是一部分S4S人士背后的金主,其中包括房保德,更公开承认接受联民党的现金资助。

"这些人士,假借砂州人民爱护砂州的情怀,但真正议程却是在替国阵宣传,攻击在野党。 这种行为是在骑劫人民运动,也将破坏整个人民运动。 这是为了个人议程,破坏整个人民的运动。 同时,也破坏了全马人民都期待的改朝换代、告别腐败的进程。"

张氏说,不管是全国政党在砂州党员,还是砂州本土政党的党员,大家都是砂拉越人。 如果真正为了砂拉越的利益,都不应该有这种区分。 因此,这种欲挑起东西马政党情绪的人士,根本就不是真心要以砂拉越的利益为出发点。

我敦促人联党和联民党,不要为了自己党的议程,破坏砂州人民运动。

没有火箭,砂国阵将一党独大

"试想想,没有全国政党或火箭,砂州就完全没有在野党,砂国阵也将再次的在砂州一党独大。 砂州的政治又再回到20世纪的情况,任由砂国阵为所欲为,剥削砂州人民。"

张氏说,任何民主制度,对人民最有保障的就是两线制,政党轮替的局面。 相比过去80及90年代国阵一党独大和现在在野党逐渐壮大的情况,现今政府也比较会听取民意。 甚至国阵强人泰益在后期,也因为在野党的壮大而必须俯顺民意,最终也需降低地契更新费。

张氏强调,任何政权,在一党独大的极权下,就会衍生极度的贪污。 这是不变的定律,砂州过去国阵一党独大所衍生的极度贪腐就是榜样。

砂人讨厌的是巫统的政策

张氏指出,砂州人民拒绝的是巫统的种族主义政策。 同时,砂州人民也对巫统国阵不断玩弄宗教课题、歧视砂州权利、贪污滥权腐败而感到极致反感。 砂州人民讨厌巫统的原因,不是因为巫统源于西马,而是它所实行的政策。

他说,目前,巫统的政策,透过砂国阵政府,已逐渐渗透砂州社会。

张健仁指出,从马来西亚建国至今51年,砂拉越都是由"本土政党"执政砂州,从来都没有被所谓的西马政党或全国政党执政过砂州。 但是,这51年来,砂州自主权渐渐的被侵蚀。 这都是因为这些"本土政党",屈服在巫统的淫威下所允许之下而形成的局面。

张氏举例:
砂州石油天然气开采税5%,是砂州本土政党同意的情况下签署的。
教育由联邦全权处理和策划,也是砂州本土政党所同意的。
砂州的英语教育制度,也是经砂州本土政党同意后才取消的
每年联邦拨款不均、对砂州不公平,这也是砂州政党和其联邦政府伙伴所同意下在国会通过。

"种种对砂州不公平的政策,都是经由砂州政府所同意的情况之下,才能够在砂州实行。 若说联邦国阵政府是剥削砂州的主谋,砂州国阵的'本土政党'则是剥削砂州的帮凶。"

本土政党垄断砂州资源

张氏表示,砂州天然资源丰厚,除了石油,其他天然资源的管理,皆由砂州州政府管理和支配。

他说,石油和天然气的分配,基本上是生产成本60%,砂州得到5%的开采税,而联邦政府则透过5%开采税、公司税、股息等,总共得到约35%。

"这也是为什么行动党提出20%开采税,既是,砂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平分,扣除生产成本后,砂州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 若考虑到联邦部门如国防、警察、医药、教育等都由联邦政府支付,这五五平分的方程式是合理的。"

"除了石油和天然气之外,砂州其他的资源如,森林、伐木、土地、煤炭、等,这些都是纯粹在州政府的权限之下。 但是,这些资源却只是由一小撮朋党所控制,普通砂州子民都没分到。"

张健仁指出,就以伐木执照而言,砂州6大伐木公司所拥有的伐木执照总面积是920万英亩地。 他们这6大的木材出口收入,占据了砂州每年80亿令吉木材出口收入的75%。 这也是砂州国阵官商挂钩的后果。

他说,砂州的政府地,也几乎给几个家族和朋党垄断,大部分普通小市民根本就没有分享到砂州丰厚天然资源的优惠。

奉劝人联和联民莫破坏人民运动

张氏强调,砂州这些天然资源的垄断,都是所谓砂州'本土政党'的所作所为。 砂州城市的人民早在2006年就已看清这真相。 因此,自2006年开始,人联党和联民党的这套'本土政党'论述,已开始逐渐失效。

"人联党和联民党知道,他们的这种论调若再由他们口中讲出来,绝大部分的砂州人民都不会买账。 所以他们渗透S4S组织,利用砂人爱护砂州的情绪,企图煽动仇恨西马人的情绪。"

他说,人联和联民也企图将砂州人民讨厌巫统的情绪,转为讨厌西马人和火箭。

他奉劝人联和联民,"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是一个正面的人民运动,不要因为它们两党的政治议程,将一个正面的人们运动,变成一个仇外的负面情绪的运动。 这种强烈仇外心里,就是导致人联党里面有古晋帮、诗巫帮、美里帮,又有什么福州帮、诏安帮的产生,最终导致一个党,四分五裂的局面。

张健仁相信砂州人民的智慧,不会如此轻易的掉进这种低级的政治伎俩。

"因此,行动党于明天参与722集会,是以砂拉越人也是以行动党的双重身份,支持这项砂州人民政治醒觉运动。 我们纯粹以爱护砂州的情怀支持这项运动。"

"我们支持的是整个'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政治醒觉运动,而不是那些心怀不轨的政治伎俩。 我也相信大部分的砂拉越人民也认同我们的立场。"

Comments posted (0)

YB BN

YB PAS

YB PKR

YB D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