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Chong Chieng Jen's Blog

Posted by Admin Direktori Blog | Posted on 4:01 PG

Chong Chieng Jen's Blog


阿德南6指教育失败,张健仁3招救砂拉越 ;阿德南做不做?

Posted: 20 Feb 2016 05:00 PM PST

(古晋20日讯)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敦促阿德南,即已承认教育政策"重国轻英是错的",那身为砂州首长,阿德南就应该采取适当政策应对,而非只是纸上谈兵,哗众取宠。
针对前日阿德南在公开场合发表批评我国教育政策只注重国语而不注重英语是错误的,张健仁指出,这是阿德南在这6个月来,第6次公开指责国家教育政策的失败。
张氏说,教育政策是任何国家未来建设最为重要的一个元素。 既然阿德南知道国阵的教育政策是错误和失败的,那为何他还和国阵同流合污,抱在一起? 难道在阿德南的考量中,迎合国阵巫统的意愿,重要过砂州千千万万子女的未来?
张氏说,6个月前当大家听到阿德南说了这番话,大家都感到高兴终于有一位国阵领袖敢于承认国家教育政策的失败。 之后,当大家再次听到同一番话时,还是会有欣赏阿德南的感觉。
"但是,同样的话,如今他已说了6次了,我们也听了6次。 做为一州的首长(而且是拥有丰富资源和自主权的一个州),难道阿德南只有说话的份,没有解决的能力? 这未免开始让许多砂州人感到阿德南说这些话,只是在哗众取宠,根本没有诚意要解决问题。"
张健仁也讽刺,其他国阵成员党的领袖和一些社团领袖,在阿德南讲了这些话之后,都怕赶不及赞扬阿德南的'开明',仿佛阿德南讲了这番话之后,'重国轻英错误的教育政策'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
张健仁指出,作为砂州首长,要解决这问题,阿德南有至少3个方法,但阿德南完全没有采取任何方法去解决,而只是'光说'而已。
张健仁称,要解决这'重国轻英'的教育政策问题,砂州政府应积极从教育和政治方面着手,而不是阿德南在报章发表就可解决的。 而这3个方法如下:
方法1: 州政府拨款办全免费的英语私立中小学
张健仁表示,行动党去年9月就已向州政府建议,砂州今年的财政预算案拨出5亿令吉,其中重点用在经营英语为教学媒介语的私立小学和中学。 这些虽然是挂名'私立学校',但是由州政府全资,不向学生们收费。 初步目标为25间小学,可将之前的教会学校的执照,转为私立小学或开办全新的私立小学,课程则可采纳国际学校的课程。
张氏说,按照这方法,明年即可开办小学第一年纪,预计受惠的小一学生人数大慨是3000人。
"这是最快可实现,也是砂州政府可负担的预算。 但遗憾的是,阿德南却没有采纳。 是怕了巫统? 还是没有政治意愿要造福砂州子女?"
方法2: 促使国阵联邦赋予砂州真正的教育自主权
张健仁指,第二个方法是与联邦政府谈判下放教育自主权给砂拉越,由砂州政府全权决定砂州的教育政策,包括教学方针和媒介语的使用、建校政策及拨款总额的支配权等。
张氏深表遗憾,阿德南和联邦政府谈判的,只是有关教育的行政主权的下放,而不是针对真正教育主权的下放。
他道出,真正主权是制定政策的权力,而行政主权则是如何执行已被联邦政府制定的政策,政策仍由联邦制度。
"阿德南把行政权和自主权混淆在一起的大事渲染,目的是在混淆人民的视线,让人民觉得他在争取自主权,而事实却是,他只是在争取行政主权。 这显示,阿德南似乎较关心即将到来的州选国阵的成绩,多过实际对砂州子女前途的考虑。"
方法3: 砂国阵退出全国国阵,重新全面检讨砂州主权事宜
张氏说,第三的方法就是由阿德南带领砂国阵,退出全国国阵,促使全国国阵成为一个少数议员的政府,因此在各个权益事项、财政预算等,都需与砂州国阵磋商。
张氏也说,这将确保联邦国阵肯真正的坐下来和砂州国阵谈有关砂州自主权下放的事项,其中包括砂州行动党所提的,教育、医药、内政和税务自主权。
"今天砂州国阵有25位国会议员人数,若阿德南带领他们退出巫统的国阵,则巫统的国阵将只有109国会议员。在222位国会议员的国会里,109国会议员的政府是一个少数政府。 府不会立刻倒台,但许多政策和财政预算的决定,联邦政府就必须事先得到砂州国阵的国会议员的统一下才能决定。"
张氏指出,这就是所谓的'造王者'的地位。 阿德南空有砂州造王者的国会议员人数,但事事却以巫统和纳吉马首是瞻,在政策上还是被纳吉牵着鼻子走。 这是砂州人民的不幸。
阿德南是在做政府、不是在做反对党
张健仁表示,阿德南现在的身份是砂州政府的领导,不是反对党的领导。 做政府的责任是必须要制定政策,而反对党的责任则是对政策的缺点提出批评和反建议。
"如今大家都知道我国教育政策的失败,阿德南作为政府就应该运用其权力,制定政策解决这问题。 但是,至今阿德南却没有制定任何政策,而只是不断的批评联邦政府。 更可悲的就是,这联邦政府也是和阿德南的政府同一体的,即,国阵。"
张氏指出,行动党不是政府,但我们除了对国家教育政策提出批评,我们甚至也提出解决方案。 这就是一个负责任的反对党所扮演的角色。
他说5亿令吉对砂州政府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砂州有270亿令吉的储备金,5亿令吉也只不过是这270亿令吉储备金的1.8%,单只这270亿令吉一年的利息就已足够资付这5亿令吉的开销了。
"阿德南既然是砂州首长,他就有责任去运用这笔钱去解决砂州人民所面对的错误的教育政策的困境。 因此,我希望阿德南认清他的角色,而做他应该做的事,别只是专注于哗众取宠。"

砂能源舉債150億, 所以胡亂開刀?

Posted: 18 Feb 2016 05:03 PM PST

(古晋18日讯)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张健仁代表业主上法庭挑战砂电力公司肆意追算电费的案件,下周一正式在古晋高等法庭开庭审讯。
有关案件始于2013年,业主是一家冷藏公司,砂电力公司换了该公司的电表之后,突然发出一张信函,指说该事主的电表有问题,而该事主因为电表的问题,在过去换电表之前的36个月,总共少还了砂电力公司20多万令吉的电费。砂电力公司更悾言,若该事主没有在一个月之内清换这笔20多万令吉的所谓"少还的电费",砂电力公司将"割电"。
张健仁指出,令人感到纳闷的是,有关公司的用电量,每个月是大约1万令吉。换电表前每个月的电费是大约1万令吉,换了新的电表之后,每个月的电费,根据新的电表的记录,也是1万令吉。若以换电表前后6个月的平均用电量来计算,换电表之前的平均用电量,还比换电表之后的平均用电量更高。
"换了电表之后,该公司每个月的电费还更低,砂电力公司却指说旧电表有问题,要向该公司追讨20多万令吉所谓的'换电表前少还的电费'。不还就'割电'。这根本就是光天化日的在勒索。"
张氏表示,由于该事主根本没有在该旧电表上做手脚,而事实证明换了电表之后,该公司每个月的电费还是一样,更何况,砂电力公司狮子开大口的要它还20多万令吉的天价,因此,事主在投诉无门之下,联络张氏,并入禀法庭。
张氏透露,在首阶段的审讯,古晋高庭在听取控辩双方律师的呈词后,于2014年对砂电力公司发出禁令,禁止砂电力公司进行割电的行动,至到整个案件完成审讯。
"该案件将于下周一,正式在古晋高庭传召证人上庭开审。"
张健仁指出,在普通的法律下,如果是一间银行或公司指说另一个人欠有关银行或公司一笔债,该银行或公司必须证明欠债者确实有欠钱,而且也必须拿出证据证明,所欠的数目是多少。但是,在《砂拉越电力法令》下,只要砂电力公司证明电表有问题,不管是因为电表本身技术上的问题或是被动过手脚与否,那砂电力公司只需发出一纸信函说有关业主欠其多少电费,就算是足够的证据了。在法庭上,该业主必须证明他没有欠电力公司钱。
"基本上,在砂电力法令下,砂电力公司不需证明业主确实是欠多少电费,砂电力公司可以随便指一个数目就算数了。反过来,而是被指控的业主,必须去证明他没有欠这笔钱。这是不符正常公司或银行追债的法律程序。"
张氏也表示,也因为砂州政府给予砂电力公司在法律上如此大的追债权力和便利,因此,最近几年,砂电力公司频频的向它的顾客乱开刀,随随便便的换一个电表,之后就来一张单指说其顾客欠它几百、几千甚至几万令吉的电费,其顾客不还就'割电'。有许多砂电力公司的顾客被冤,但,因为法令的问题,他们只好哑巴吃黄连的有苦自己知。
张氏也举例,一些砂电力公司早在2012或2013年就换了电表,但是却等到2015或2016年,才通知它的顾客们,他们的电表有问题,而他们必须还砂电力公司几千令吉的单。若它的顾客们不还,砂电力公司就割电。
张健仁说,这是在滥用法令。令人感到更为遗憾的是,砂电力公司是一个砂州政府的全资子公司。砂州政府却允许砂电力公司继续的剥削和欺压砂拉越的人民。
张氏透露,单只今年正月到今天,他已接获了超过10宗类似的投诉,往往这些被指责欠几千令吉"少还的电费"的人士,他们每个月的电费,换电表前和换电表之后,都是大同小异,没多大的差别。
张氏谴责,这种剥削砂州子民消费者的政策,就是常常把自己标榜为"本土政党"的砂州国阵的所作所为。 法令是砂国阵所通过的,政策是砂国阵所制定的,砂电力公司是砂州政府的公司,被迫害的却是砂州普通老百姓。 这些所谓的"本土政党",就是剥削本土人民的罪魁祸首。
张氏表示,下周一即将开始审讯的有关案件,将对许多砂州普通平民百姓影响深远。 因为,如果他能赢得这起案件,它将有效的阻止砂电力公司继续的为所欲为,鱼肉砂州平民百姓。
张健仁也质问砂州政府,砂电力公司如此的不断向砂州人民胡乱开刀,是不是因为砂能源公司(砂电力公司的母公司)在几年前举债150亿令吉(也是被张健仁暴露出来),现在,为了要应付还债的钱,所以不断的向人民开刀。
"如果砂州政府是真的一个以民为本的政府,它应该修改有关法令条文。不可给予砂电力公司如此广泛的权利来剥削人民。"

Comments posted (0)

YB BN

YB PAS

YB PKR

YB D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