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Chong Chieng Jen's Blog

Posted by Admin Direktori Blog | Posted on 3:18 PG

Chong Chieng Jen's Blog


为出战大选宣传?罗克强政治化政府拨款

Posted: 08 Sep 2015 01:59 AM PDT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严厉谴责罗克强,利用其巴达旺市议会主席身份,做政治宣传工作。
针对罗克强近来不断以人联党失去石角州议席和实旦宾国会议席为由,宣称拨款不足,因此无法提升巴达旺市议会管辖之内的地区的基建,张健仁表示遗憾,罗克强身为市议会主席,却把其市议会主席之职政治化,要为他日后代表人联党或联民党出战石角州选铺路。
张氏指出,罗克强所给予拨款不足的理由(行动党胜了石角和实旦宾因此没有拨款),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能成立的。
"第一个不成立的理由是,根据部长在国会所提供的答案,联邦政府自2010 年至2015年提供给砂州地方政府供道路维修的拨款(MARRIS Fund)(大马道路档案系统),每年拨款都增加,尤其是2013年(第13届国选年),增加幅度高达30%。"
张氏透露,每年,中央政府都有拨给各个州属一笔叫做'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拨款。这项拨款是给地方政府(市县议会等)用以维修道路的,而且拨款数目是依据有关州属道路的面积而定。
张氏列出联邦工程部在国会下议院所给予的答案:
2010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468,522,716
2011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502,312,210
2012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548,775,211
2013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710,023,933
2014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761,304,657
2015 (截至30/4/2015)年份
"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下所拨给砂拉越的拨款数目 - 253,768,220
张氏强调,这笔拨款不可以用来做新的路,只是纯粹可以用在道路维修工程上。 而且是以市议会管辖内地区的道路面积为分配的准则。
"巴达旺市议会所管辖的地区大,道路多,则巴达旺所应得到的该项拨款的比例也应该较多,除非巴达旺市议会之前没有用完所拨的拨款,则次年的拨款比例也将减少。"
张氏指出,拨款数目显示,砂州没有因为在2013年国选国阵输掉6个国会议席而减少MARRIS的拨款。
张健仁说,根据这国会回答,砂州自2013年,每年得到超过7亿令吉的道路维修拨款。 如果巴达旺得不到这些拨款,那问题是在于罗克强和巴达旺市议会的管理层,不是在于人联党输掉石角和实旦宾这两个选区。
张氏质问罗克强,过去几年一年7亿令吉的MARRIS拨款,巴达旺到底得到多少,而多少真正的被用掉。 巴达旺向政府申请多少拨款而又得到多少?
张健仁也指出,这几个月古晋市民都可以看到南市市议会到处重铺道路沥青。
他质问罗克强,古晋市国会议席、浮罗岸和和朋岭州议席也都是由行动党胜出,为何古晋南市市议会有钱如此的到处的道路都重铺沥青,而罗克强和他的巴达旺市议会却不停的喊不够钱。
"这也是为何我说罗克强的'人联输了巴达旺议会没拨款'论不能成立的第二个理由。 南市之下的选区更早输给火箭,但是却仍有钱做道路维修工程。"
张氏说,罗克强如此不断喊不够钱,只有两个可能的原因,即,
1. 其实市议会有钱,但他却要政治化市议会维修道路的工作,借题发挥,为自己将来出来竞选做宣传。
2. 罗克强无能替市议会争取拨款,或是没有妥善的计划申请。既然市议会没计划,当然没拨款下放。
"第三个理由为何罗克强的言论不能成立是,巴达旺市议会管辖的范围,不只是实旦宾和石角。 它包括Petrajaya国会议席,Tupong州议席,曼旺国会议席和芠莪州议席。 这些地区都是国阵胜出的地区。"
张氏指出,MARRIS的拨款,一给了市议会就是由市议会做主,并没有指明必须用在那条道路。
他说,罗克强不断的大事渲染石角区没有拨款维修道路和其他基建设施,并把责任推到石角人民票投火箭。 这是极致不负责任的行为。 身为市议会主席的他,罗克强是否刻意的把巴达旺市议会的MARRIS拨款和其他拨款用在其他地方,偏偏不用在石角区。
"罗克强是不是在公报私仇,惩罚石角人民上次不选人联党,还是在威胁石角人民,以便来届州选他出战时可大做文章? 这种作风是违反民主精神,也违反一个公务员的基本人格。"
张健仁也揶揄,虽然罗克强不断的大喊市议会不够钱,但是今早的报章却可看到,一个简单的铺路工程,罗克强居然劳师动众的安排许多人照相上报。 南市铺更多路都不见南市市长出来"巡视"。
"到底是市议会没钱铺路,还是要等到大选将近才施工以便人联党候选人能借机表示'成功争取到拨款'?"

Adenan Must not hold both the CM and Finance Minister posts and Must Give a full Account of RM14.2 billion State fund

Posted: 04 Sep 2015 12:21 AM PDT

Adenan Must not hold both the CM and Finance Minister posts and Must Give a full Account of RM14.2 billion State fund

If Adenan is serious about fighting corruption in the State, he must immediately take the following 2 measures to show Sarawakians that he means business rather than merely dwelling on rhetoric and words of hollow promises only.

1. To Separate the posts of Chief Minister and Finance Minister

It is a fundamental practice of parliamentary democracy that the posts of Chief Minister and Finance Minister have to be held by separate persons to provide the internal check and balance within the cabinet.

The 1MDB scandal is, to a large extent, made possible by the fact that the Prime Minister and Finance Minister are of the same person. We, in Sarawak, do not want the same thing happening, but the State Government's "Government Contribution towards Approved Agencies Trust Account" is heading towards the same direction as 1MDB.

Sarawak BN Government has for many years emulated this wrong practice of having the posts of Chief Minister and Finance Minister held by one person. This has removed the internal check and balance mechanism of the parliamentary democratic practice.

Therefore, to restore the institutional check and balance mechanism, Adenan must take the immediate step to have 2 separate persons holding the Chief Minister and Finance Minister posts.

2. To disclose and be accountable for the whereabout of the RM14.2 billion in "Government Contribution towards Approved Agencies" Trust Account.

Since this Trust Account was created in 2006, the amount of State Money channelled into this account is as follows:

Year
State Money Approved to be paid into the Account under the name of "Government Contribution towards Approved Agencies"
(RM)
2006
-520,000,000
2007
-1,257,000,000
2008
-1,719,083,100
2009
-1,825,061,000
2010
-1,072,409,800
2011
-1,416,475,000
2012
-1,709,463,000
2013
-1,853,687,500
2014
-1,528,808,400
2015
-1,347,926,400
Total
-14,249,914,200

This astronomical RM14.2 billion State money have been approved by the Sarawak DUN to be paid to some "Approved Agencies", but until today, there is no report to the DUN on who these "Approved Agencies" are.

This amount constitutes more than 40% of the State's total Development expenditure in these 10 years. 

In every year's budget, even amount as small as RM100,000 is accounted for in the budget and upon enquiry, the name of the recipients will be disclosed. 

Ironically, such a large amount (RM14.2 billion) has been kept secret from DUN and the people of Sarawak for the past 10 years and despite repeated questions by me in DUN and outside DUN, the State Government refuses to disclose the name of the "Approved Agencies" for this money.

RM14.2 billion is a very large sum even for a State as rich as Sarawak and it is totally unacceptable that no one except the Chief Minister and his inner circle of friends know where this money goes to.

This is non-transparency and irresponsible parliamentary practice of the highest degree. In a way, it is similar to the 1MDB financial manipulation where only Najib and his inner circle of friends know where the money goes to.

These are the 2 steps that Adenan can and should take immediately if he is sincere about fighting corruption. Otherwise, whatever Adenan says about good governance and fighting corruption are mere empty promises.

142亿令吉拨款的去了哪里?

Posted: 04 Sep 2015 12:15 AM PDT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敦促阿德南停止身兼首席部长和财政部长的双重身份,并向砂州人民交代清楚砂州财政142亿令吉拨款的去向。
张健仁今日文告中敦促阿德南落实这两个重要事项,以示其欲施廉政和打击贪腐的决心。
张氏说,第一个阿德南可以立刻实行的就是,将首长和财政这两大部长职,分由两人担任。
他说,国会民主制度的一个重要常规就是,首长和财长应由两个人来担任,以避免一个人集大权于一身。 这是基本的议会民主制度的原则之一,内阁内部所存在的互相制衡监督的机制。
张氏指出,1马发展公司丑闻之可以发生,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纳吉囊挂大权于一身,身兼首相和财长的职位。
"我们不要类似的事件在砂州发生。 以目前砂财政部管辖下的一个神秘户口,即,'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其财务运作与1MDB有雷同,钱去哪里,都不需得到议会的批准,也不需向议会提呈报告。"
张氏说,砂州政府已许多年仿效联邦政府一般,首长兼任财政。 这是非常不健康的议会民主程序。 阿德南身为一位资深政治人物而且也是一名律师,应非常清楚首长和财政由两个人担任的重要性。
张健仁所提到的第二个阿德南需要立刻落实的事项,是有关砂州财政的一个神秘户口,即,'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
他说,阿德南应向砂州人民交代清楚,这户口里面的钱到底去了哪里。 那些所谓的'政府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到底是谁?它们各别得到多少钱?
张氏透露,过去10年,砂州政府总共拨出142亿令吉的拨款进入这个户口,而这户口把钱转给谁,到今天仍然是一个谜,只有首长和其圈内人知道,甚至许多国阵的议员都不知道。
他列出砂州政府每年所拨进这基金的款项: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2006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520,000,000
(令吉)
2007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257,000,000
2008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719,083,100
2009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825,061,000
2010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072,409,800
2011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416,475,000
2012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709,463,000
2013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853,687,500
2014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528,808,400
2015年份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 1,347,926,400
Total:
政治预算案每年所拨给 "政府供款给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基金"户口的款项
(令吉)- 14,249,914,200
张健仁指出,自2006年至今,砂州政府总共拨了142亿令吉进入这个户口。 但是,至今砂州政府并没有向州议会报告,这些所谓的'所批准的代理机构'到底是谁。
他也指出,142亿令吉是砂州这10年来发展开支拨款总数的40多巴仙。
"在每年的财政预算案,少至10万令吉的拨款都有明确的列出其用途和去向,而如果议员们有提问,政府也会交代清楚,到底这笔钱还给谁。 但是,为何偏偏这么大的一笔142亿令吉,砂州政府却如此保密,不肯透露到底还给谁?"
张氏说,过去几年他不断的在州议会提问有关拨款去了哪里、钱还给谁、这些所谓的'政府所批准的代理机构'是谁,但都得不到答案。
"遗憾的是,阿德南上台之后还是保持神秘,而且还继续在去年拨出13亿令吉的拨款进入这个户口。"
"这种的财政拨款是极度不符国会问责制,以及不透明的财政运作。 这与1MDB的运作没什么两样。 既然阿德南口口声声要透明清廉施政,那他应该公布这142亿令吉的去向,以免步1MDB后尘。"
张健仁强调,他所建议的两个事项,即,首长和财长职分开和公布142亿令吉州政府拨款去向,对阿德南而言,都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但这两个事项却是民主问责制和透明施政所必需做到的。
他说,这两个事项也是在考研,阿德南是否真心要落实廉政,还是只是口说罢了。

集会非歌颂阿德南,火箭带出BERSIH 4讯息

Posted: 01 Sep 2015 12:27 AM PDT

对于刚结束的古晋BERSIH4集会和之后的许许多多议论,民主行动党做出以下的几点声明:

1. 集会是人民的权利,不是政府的施舍
在马来西亚宪法下,人民有自由结社和集会的权利。这些权利不是靠政府施舍的。 
人民要集会,政府和警方的责任是提供便利以让有关集会得以顺利和安全的进行,不是刻意的去阻止有关集会的进行。


在这方面,砂州政府做对了,直截了当的表示批准,省却许多不必要的纠纷。在西马,联邦政府和吉隆坡市政局企图阻止BERSIH4的集会,反而恰得其反。最终,当人民全部走上街头,甚至睡街头时,它们也无法阻止,落得骂名。


马来西亚的人民已经足够成熟了。大集会不论有无准则,还是可以在和平的情况下进行的,前提是,政府不要惹事搞破坏,警方要维持次序。古晋6千人的集会,有准证,和平举行和结束;吉隆坡50万人的集会,没有准证,也是和平举行和结束。


2. 火箭带出古晋BERSIH 4集会的原来目标
BERSIH4集会的诉求,除了5大诉求,即,干净选举、干净政府、允许异议权利、拯救经济和巩固议会民主,以及最终目的就是"要纳吉下台"。


阿德南批准BERSIH4集会的决定,固然是好。 我们也相信他是出自对于宪法和民主精神的尊重。但同时,这也给机会一些马屁精的人士,大事的宣扬"砂州政府开明"、"首宗有准证的BERSIH集会"、"BERSIH4集会不可有政治因素",等。


遗憾的是,就连古晋净选盟的工委会也因此而模糊了集会目标,感激不尽的不断的对其赞扬,而忘了BERSIH4集会5大诉求的事项,砂州政府的表现差强人意。


砂州的不公平选区划分和金钱政治,远较西马严重。 就以这次的新选区划分为例,一些州选区只有区区6,000选民,而一些城市地区的州选区却有30,000个选民。 郊区地方的金钱政治更是砂国阵无往不利的选区。
砂国阵在州议会打压异议的方式如,关麦克风,不允许在野党议员的动议等,都是违反BERSIH4"异议权利"和"巩固议会民主"的诉求。
我们不应该因为一张所谓的集会准证批准我们本来就拥有的集会权利,而就忘掉整个集会原来的目标和诉求。
行动党的积极参与,不是骑劫,而是把原本被模糊的BERSIH4目标带出来,不要让阿德南的一些小恩小惠,使大家忘了这场集会的目标,避免把一个民主运动变成赞扬州国阵的平台。


3. 砂国阵目的无法得逞
BERSIH4集会之后,砂国阵群起攻击行动党'骑劫'BERSIH 4的集会。 就连砂州BERSIH工委会发言人今天也在报章澄清行动党没有'骑劫'BERSIH 4集会,为何砂国阵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砂国阵的反应显示,他们的目的无法达到。 曾几何时砂国阵如此关心BERSIH4的集会?
因为行动党的参与和那些针针见血的言论,使砂国阵要利用BERSIH4集会成为对阿德南开明的表扬大会的企图,无法得逞。 因此,在BERSIH4集会前完全不发表支持的国阵成员党,包括人联党,事后却大做文章的攻击行动党。


4. 以政党名义参加集会没不妥
行动党认为,以党的名义参加净选盟BERSIH4的集会并无不妥。 毕竟这个集会原本就是一个政治集会,集会的目标和诉求都是围绕着政治议题。 因此,政党更应该对这集会有非常明确的表态。


行动党是全力支持这个集会的精神,党的路线也会贯彻这些诉求。


任何政党人士和领袖,若以党的名义参加和支持这集会后,该党的路线也需明确的朝着方向走,不能再含糊不清,说什么"个人支持但党不支持"的敷衍了事。 国阵和人联若也支持BERSIH4,也可表明他们的立场,穿着印有国阵标志的BERSIH4衣服来参与这项集会。 相信也没有人会反对的。


况且,在国庆日庆典,这样的一个官方节目,人联党和国阵成员党都拿着他们党旗和穿着他们的党服参与,也没人说这是骑劫。


至于砂州公正党的一些领袖在面子书和网际网路上攻击行动党穿着印有UBAH和火箭标志的BERSIH4衣服出席,他们西马的党员也是穿着印有公正党标志的衣服出席该集会。


行动党认为,这些都不是问题。 砂公正党的领袖为何偏要在鸡蛋里挑骨头,而失去大目标,即,要纳吉下台?


5. BERSIH4集会成功与否?
我们也不清楚为何集会的音响系统会半途给人拆走,导致集会无法继续。许多民众和行动党的党员们都感到事有蹊跷,集会音响会半途给人拆掉而主办当局完全不知。 这种解释真的令人难以接受。


当天晚上有许多家长携带他们的子女出席也不应该是个大问题。 因为有大批警察在场,大家都认为安全。 这也显示家长们对集会现场保安的信心。


另外,提早结束集会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南市市政局的批准信只批准29日一天而已?


无论是什么理由提前结束,组办当局即已道歉,大家也应接受,也没必要继续追究到底。


我们如果以砂州人民的角度来看这场集会,可以肯定的,这场集会是一个成功的集会。


试想想,在下午2点骄阳似火的情况下,还有约6000人出席这场集会。 这也算是一项壮举。

 若以出席的人数来比较,829的BERSIH4集会和722集会差不多。但是,829的集会因时间问题(下午2点)和节目安排不妥,导致许多出席民众提早离开。

这显示,砂州人民爱护砂州的当儿,也同时渴求一个干净的选举制度和政府。 两者间并非对立,是可相辅相成的。我们要砂州获得更公平的对待的同时,也要砂州有一个干净的选举制度和政府。


张健仁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

砂拉越人民应该全力支持和宣扬净选盟“干净选举”的议程,因为“干净选举”是任何民主制度最重要的基石

Posted: 29 Aug 2015 01:56 AM PDT

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强调,砂拉越人民应该全力支持和宣扬净选盟"干净选举"的议程,因为"干净选举"是任何民主制度最重要的基石。

"但是,在马来西亚和砂拉越,金钱政治和不公平选区划分是清洁选举的最大阻力。 尤其是在砂州的郊区,金钱政治更是横行无阻,百试百灵的胜选良方。"

张氏说,在最近的砂州新选区划分,砂州增加11个州议席,但是选区划分的不公平程度,更变本加厉。 在新的选区划分下,有些州议席只有区区的6000选民,而有者(国阵黑区)却有30000个选民。

他说,这种选民人数比例的差别是5倍,严重的违反国际所公认的"一人一票"原则。

张氏表示遗憾,砂州首长虽然在过去,包括对今天的集会,表现的比较开明,但是,当涉及国阵的政治权力基础时,他却允许如此不公平的选区划分。

"这在在的证明,砂州国阵在阿德南的领导下,还是会不择手段的增加他们胜选的机率,即便这些手段是完全违反基本公平公正的原则。"

张健仁强调,只有透过公平干净选举制度而选出来的政府,才会落实廉洁和公平的政策。 一个透过不公平选举制度而选出来的政府,肯定会实行不公平政策。

他说,一个透过金钱政治手段而赢选的政府,最终就是一个贪污滥权的政府,因为它知道,它的政治权力来自金钱在大选时买票,因此,在其执政期间,它将更落力的累积金钱以便在来届选举能继续的买票赢选。

"这就是目前马来西亚和砂拉越的政治,也是砂国阵在乡区百试百灵的方法。这也是为何贪污变成马来西亚和砂州的一个文化的最大原因。 上梁不正下梁歪,做头。"

张氏说,砂拉越要改变这种贪污的文化,第一步就是要实现干净选举制度。 因此,为了国家和砂州的将来,砂州人民必须支持净选盟所提倡的议程,尤其是"干净选举"。 我们不只要支持,还需积极的帮助宣扬"干净选举"的制度。

Only a Government elected through Clean Elections will be a Clean Government. A Government Elected through Money Politic will be a Corrupt Government

Posted: 29 Aug 2015 01:54 AM PDT

Only a Government elected through Clean Elections will be a Clean Government. A Government Elected through Money Politic will be a Corrupt Government

Clean and fair elections is the foundation of a democracy system. In Malaysia and in Sarawak, money politics and gerrymandering are the main stumbling blocks to clean and fair elections.

Money politics is especially rampant in the Sarawak rural area.

In the recent re-delineation of the State Assembly constituencies, the gerrymandering is made even worse. We have a DUN constituency with only 6000 voters on the one hand and some areas with more than 30000 voters. This is clear violation of the universally accepted principle of one-man-one vote.

Despite the perceived openness of Adenan Satem in some of his action and his speeches, but when it comes to his political power base, he condones such unfair re-delineation.


It just shows that the Sarawak BN, under Adenan's leadership, will by hook or by crook, give itself the extra advantages to win more seats in elections, regardless whether such means are against the fundamental principle of fairness and justice.


It is an undeniable fact that only a Government cleanly and fairly elected will implement clean and fair policies.


A Government elected through gerrymandering and money politics will end up to be a corrupt government. This is the case of BN, be it the Federal BN and also the Sarawak BN. Such a government will, during its term of office, accumulate more money for its leaders so that come elections, more money can be deployed to further consolidate their bases.


Therefore, all the more BERSIH movement and its No.1 message (Clean Elections) must be supported promoted and propagated in Sarawak.

Comments posted (0)

YB BN

YB PAS

YB PKR

YB D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