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Chong Chieng Jen's Blog

Posted by Admin Direktori Blog | Posted on 3:29 PG

Chong Chieng Jen's Blog


人联党哥打圣淘沙支部设投诉热线,多此一举

Posted: 08 Feb 2015 12:33 AM PST


(古晋8日讯)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称,人联党哥打圣淘沙支部设投诉热线,对于,身兼人联党哥打圣淘沙支部主席和巴达旺市议会主席的罗克强,是个莫大的讽刺。

张健仁表示,圣淘沙镇人民所面对的3个最大的民生问题是,镇内的交通问题、道路沟渠缺乏维修和清理及治安问题。 其中两项是直属罗克强身为巴达旺市议会主席所管辖的。

张氏指出,交通问题和道路沟渠缺乏维修问题投诉越多,就显示巴达旺市议会有多失责。

"罗克强身为人联党哥打圣淘沙支部主席,成立这投诉热线,叫人民去投诉也是做主席的巴达旺市议会。 那市议会的投诉热线做什么?人联党的几十位市议员、甲必丹又在做什么? 放着市议会的投诉热线不用,人联党的市议员不用,用人联党的投诉热线,然后再转投诉给市议会。 这不正是俗语说的'脱裤放屁,多此一举'。"

张健仁说,罗克强即有整个政府机构(巴达旺市议会)供他去处理7里一带的民生问题,他不好好的去执行他身为市议会主席的职责,却跑去成立一个由他为首的投诉热线,自己投诉自己的失责。这就是典型的政治秀。

"罗克强似乎忘了人联党还是国阵成员党,还是在做政府,而他本身就是政府官员。今天的他,应该告诉人民,他是要做政府官员的责任,还是要做政治、做在野党的角色?"

张氏也说,如果是70年代,这种政治秀可能还行得通,能够骗得到人民。 但是,在今天资讯发达,民智开发的时代,人联党还用上70年代的伎俩,只会自取其辱。 人联党不会进步,但是人民是会进步的。

张氏抨击,有很多时候,问题是市议会制造出来,为难人民的。他举例,巴达旺市议会在去年
将7里刘善邦路路中间的开口处封死,使刘善邦路塞车状况更加恶化。 7里一带的人民向罗克强投诉,罗克强甚至关起门,不见那些商家。 除此之外,7里镇一带的道路规划,改来改去,弄到乱七八糟,一些地方,也不知是进的,还是出的。

"7里的交通问题,是罗克强和巴达旺市议会一意孤行,不听民意所搞出来的。 如果罗克强真的要为民服务,我认为,以他巴达旺市议会主席的身份,恢复刘善邦路中间的开口处不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若连这样一个自己权限内的事情都做不到,那还要说什么为民服务?"

张氏透露,他在上个星期天拜访7里圣淘沙镇,他接获的10个投诉,有6个是有关7里镇的交通问题,其中,大部分是对于巴达旺市议会封路行动大表不满。

他说,罗克强在封路时曾表示,让市议会封路试试一段时间。 现在已将近一年了,情况还是没有改善。罗克强应该满意了吧。也应该是时候重开路中间的之前的开口处了。

张氏揶揄,巴达旺市议会、人联党投诉热线、罗克强,这3个个体,加起来,产生一个荒谬的整体,即,巴达旺市议会失责或搞出一大堆对人民不利的问题,人民投诉人联热线,人联党转述给巴达旺市议会,巴达旺市议会解决。 如果巴达旺市议会和人联党是两个没有关联的单位,这是一个正常的投诉处理问题的过程。

"但是,荒谬之处在于,罗克强是这两个单位的主席。 原本应该做的工没做,人民投诉后才把工做好,更加以炫耀自己本分的工为'为民服务'。 自己制造一些问题出来,为难人民,然后把自己所制造的问题解决,这就是人联党所谓的'为民服务'了。"

张健仁:居住50多年 坟场管理员被逼迁

Posted: 08 Feb 2015 12:32 AM PST

(本报古晋7日讯)古晋市国会议员兼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呼吁砂州政府及砂州回教堂福利信托局,以人道和合理方式对待,坐落在古晋火车路回教坟场管理员的后裔。
张健仁今日与其特别助理阿都阿兹拜访一名居住在火车路回教坟场50多年但现今却面对逼迁困境的马来家庭,并提供援助向有关当局争取这个家庭的基本权力。
多年来看守坟场
根据张健仁对整个事件来龙去脉的了解,早在60年代,砂州回教堂福利信托局要求已故里都苏达搬到洛192,坐落在古晋火车路旁的回教坟场居住,以便协助该信托局打理该坟场,并确保没有人非法霸占该坟地建木屋居住。 已故里都答应之后,全家人就在坟场地上搭建了一间木屋居住。 从60年代到2008年,已故里都和他的孩子们,都非常尽责的替信托局看守该坟场,并没收取任何薪酬。
张健仁说,已故里都有10位子女,其中5位和他们各别的丈夫妻子及子女,目前仍住在坟场旁的那间房子。 人数总共15人包括6位10岁以下的小孩子。
阻止承包商挖坟
他续说,在2008年,曾经发生一个非常轰动的事件。 当时,该信托局委任一个承包商去到该坟场,要把所有的坟墓挖出来。 结果,就是因为里都家人赶紧通知那些葬在该处死者的后裔,才成功阻止了该承包商把所有的坟墓挖掉和夷平。
"今天,已故里都的子女们和他的孙子们,面对信托局向法庭申请的庭令,驱逐他们搬离现在所居住的洛192地段。
整件事引4疑点
他表示,已故里都的后裔,是属于中下阶级的家庭,他们没有地方搬,也没有钱搬。他们向州政府和信托局要求一片土地和一些钱搬迁,但都被有关当局拒绝。
对于整个事件,张健仁列出4大疑点:
第一、为何信托局如此坚持要已故里都的后裔搬离该坟场? 难道是因为在2008年,他们破坏了信托局要变卖该片坟地的交易,现在信托局秋后算账,要对付他们了?
第二、根据已故里都子女,最后这几年来,信托局都不允许再有新的尸体埋在该坟场了。 既然如此,那又为何要把已故里都的后裔赶走?
第三、信托局是否有计划要发展该片坟地?
第四、若信托局打算发展该片坟地,那么信托局将如何处理那些坟墓?
根据张健仁在古晋土地局所得到的资料,信托局已申请把整块洛192的坟地,分割为3片地,即洛275、276和277。
为何分为3个洛
他说,整片洛192是被列为供坟墓用途的土地。 为何信托局需要多此一举的把它分为3个洛,除非信托局有意要把部分土地拿来发展为商业建筑或把土地卖掉。但,不论是发展或是卖,都是违背土地原本的用途。
"砂拉越回教堂福利信托局根本不缺钱用,它为何需要卖地赚盈利? 更重大的问题是,那些现有的坟墓,将如何被处理,是否将被保留还是将全部被挖掉?"
他也说,已故里都和他的子女,为该坟地和信托局服务超过40年,信托局至少也需找一片土地给他们搬迁和出点钱协助他们建屋子。
"更何况,砂州地广人稀,有许多政府地。为何政府能够以市场价格的10%至30% 批出几万英亩的政府地给朋党公司,但却不愿批出20点的地方给这些平民建房子。"
张健仁补充,已故里都家人其实要求很简单,就是希望政府能拨地予他们搬迁,比如政府之前分配的8点地,好让他们能够在新址,盖一所房子,让15名成员在家过新的生活。
取自诗华日报(8/2/2015)

Impian Education Camps

Posted: 07 Feb 2015 04:08 AM PST

Together we Hold their hands.Broaden their minds.Touch their hearts.Inspire lives
Join our Impian Education Camps in Sarawak as a volunteer!

There will be two education camps over a period of three days in Mambong (14-18 Mar) and the interior of Sri Aman (18-22 Mar). Our aim is to inculcate the love of reading in children and to promote Science and Math literacy through our specially designed programmes.

Your expenses will include airfare (if applicable) to Kuching Airport and a volunteer contribution that includes your return ground transfers, food, accommodation and as well as insurance.

All applications should reach us by 6th March 2015. Register here: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Ol_PRmGWRcB28siMXvB8Hjib16hqo6g8SqNJ2dqfzMI/viewform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email: impiansarawak@gmail.com

Comments posted (0)

YB BN

YB PAS

YB PKR

YB DAP